中國正處于發達消費社會興起的前夜

2019-12-06 13:05 | 來源:未知

中國正處于發達消費社會興起的前夜

“如今,我們可能看到ToC端創新有限和流量見頂等種種不利條件。不過,暫時的困難不用太介意,因為我們正處在以手機為代表的移動互聯網技術發展的后期與中國發達消費社會到來的前夜。”在2019騰訊ConTech技術大會上,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鄭慶生表示。

在他看來,商業模式都在回答兩個根本問題:一個是“需求如何形成”,一個是“交易怎樣達成”。前者對應信息流,后者對應資金流和物流。所有商業模式都是在不同的技術條件下把吃穿住行/生老病死的事情反復做一遍。

伴隨AI與5G時代的到來,線上線下的邊界日益模糊。鄭慶生曾提到,線上線下的交織會產生三個大的投資邏輯。“一是投線上;二是投線下經濟,不論是工業安全、工業數據還是工業互聯網;三是線上線下的結合實現了各種各樣的賦能模式,數字化轉型構成了第三條投資路徑。”

2C類模式創新機會變少,技術創新紅利釋放

“所有的競爭格局都是在一定技術條件之下的階段性產物。”鄭慶生稱。

在5G技術與新一輪科技革命下,人工智能與物聯網的深度融合使得產業領域步入發展紅利期。相比于消費互聯網來說,產業互聯網釋放出了龐大的價值空間。

鄭慶生表示,過去將近四十年通訊技術和互聯網的發展中,流量紅利迭起。而在流量格局大體穩定與現有技術條件下,內容和其他2C類模式創新機會“變少”。

“在C端技術產生之前,很可能我們在很長的時間內就是圍繞著兩條主線來進行:一條主線是IT效率的提高,另外一條主線是如何建造一個以中國人為導向的消費和品牌的市場。”鄭慶生說,以前中國傳統市場還有很多的機會,To C有很多機會,而且爆發也比較快。但現在幾乎各家投資機構ToB的投資已經非常明顯地超過了To C,這是過去投資市場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現象。

同時,他認為,當前中國了不起的互聯網大公司大部分甚至全部主要是以To C業務為主。而在美國,一半是以To B企業為主,另外一部分來源于To C。這意味著,未來,在技術元素加成下,中國互聯網必然向精細化與專業化邁進。

“判斷近期與未來要以什么作為參考呢?在GDP的占比中,我們和美國整體IT投入還有一定差距。在市值最高的十家公司中,美國一半的企業還是以To B為主,中國基本上是To C的。”

因此,從科技的角度來看,鄭慶生認為當前正處在一個非常有利于創新和創業的歷史時期。不論是創業還是投資,都需要解決對于新機會的焦慮感。

線上線下邊界模糊,進階未來的八大線索

“過去一百年技術革命的最主要特點是信息流和資金流虛擬化與加速,流量平臺和技術手段一直在更新,沒有終局。”鄭慶生表示。

他認為,所有商業模式都是在不同的技術條件下把吃穿住行/生老病死的事情反復做一遍。從消費產品的滲透率上看,基礎類消費產品滲透率飽和之后,提高型消費品有近20年的市場發展機遇。

鄭慶生同時提到,在技術突破的邊緣,科技與未來的抵達有八個關鍵線索:

其一,以發達國家作為參照系,我們面前仍有一個快速發展的消費時代。

其二,二線以下市場消費持續升級,下沉市場消費升級一直是主流因素。“社交媒體帶來客戶獲取和商品分發的新模式,凸顯賦能模式。傳統電商未觸及或較少觸及的用戶被拉入電商消費。”

其三,消費人口并不會隨著人口老齡化而減少。“實際上,當前的老年人還是40后、50后,當70后、80后陸續進入到老年社會之后,中國將第一次擁有完整消費能力的老年。”

其四,文化信心的增強必然推動國產品牌興起。鄭慶生認為,90后、00后本著對消費社會更加坦然接受的態度,對于各種各樣消費的項目擁抱的態度更加積極。另外,大量的品牌,比如茶、國產IP形象、國產電影、鞋、文玩等各種各樣帶有民族認同和本民族文化的東西在不斷出現,文化信心與認同雖處在歷史高點但還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其五,線上線下的邊界日益模糊。其中,線下空間被重新認識和定義了,更加統一的流量和履約方法論造就新的零售技術。

其六,多平臺流量運營越來越成為品牌和內容運營的常態,同時也會疊加一些對供應鏈端的控制,比如說鞋、文玩都會有一定鑒定的屬性。全平臺的流量運營也成為品牌的必備手段。

其七,在各類賦能工具的推動下,創造力日益成為了競爭壁壘。例如,技術推動了內容消費者和供給者的雙擴大,內容創業所針對的用戶的范圍擴大,任何人都可以從用戶變為創造者。

最后,流量平臺和技術手段一直在更新。

“如今的創業分為兩類,一類是基于流量走向人們內心并深刻改變人類的行為模式,即人類行為的互聯網產品化;另外一類是基于人類行為模式的改變去改造并提高傳統商業,把傳統經濟更加互聯網化。”鄭慶生強調,目前,我們站在等待另一個偉大To C平臺誕生的時間間隔中,在線上線下兩條科技線路的交叉點上,雖然還有等待,但這也依舊是非常利于創業和投資的時代。

共享平台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