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小企業紓困法案及其政治影響

2020-05-01 15:16 | 來源:未知

美國中小企業紓困法案及其政治影響 


 

截至4月28日,美國確診的新冠病例已達100多萬,死亡人數趨近6萬。

雖然在1月下旬,西海岸的華盛頓州已經出現了第一列輸入型病人,但是直到3月初,紐約出現第一例新冠病例之前,美國還是一片祥和之狀。美國的經濟仿佛一枝獨秀,股市繼續上漲,就業人數不斷升高,失業率降至歷史最低點。與此同時,民主黨黨內之爭烽火日熾;而剛剛擺脫彈劾之擾的特朗普則逍遙局外,似乎離連任的目標越來越接近。

而3月以來,一切開始急轉直下。道瓊斯指數從30000點一度跌至19000多點,失業率可能會達到19%,接近大蕭條時期。特朗普在上任以后所創造的經濟成就,一切讓他得以漠視民主黨攻擊的業績,幾乎在瞬息之間被抹平。死亡的恐懼困擾著人們,經濟及民生方面的壓力更讓生者感到無助。這種狀況下,政府需要出手救助民眾及經濟。

工資保障計劃

美聯儲和美國政府一起進行了救助。美聯儲不僅將利率降至為零,還通過大量購買債券,向市場注入了巨額資金,盡可能地穩定市場。4月底,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中,負債高達前所未有6.5萬億美元。根據美國財經網站CNBC對經濟學家的問卷,美聯儲的平均負債值最終將高達9.8萬億美元。美國國會已經撥款2.5萬億美元,估計還需2萬億美元的財政刺激,來恢復經濟。此舉之下,股市漸漸走出低谷,徘徊在24000點左右。

3月底,共和黨和民主黨達成協議,通過了一項2.2萬億美元的緊急紓困法案(CARES ACT)。法案的通過,讓中低收入的民眾歡欣鼓舞。法案中對于個人和家庭的援助很快到位,年收入不超過7.5萬美元的個人或15萬美元的家庭,開始收到人均1200美元的救援支票。與此同時,面向中小企業的工資保障計劃(Payrol Protection Program,簡稱PPP)也同時進行,各企業主對此項計劃充滿了期盼。

工資保障計劃的救助對象是500人以下的中小企業,旨在幫助中小企業度過經濟困境。它為那些在疫情期間收入遽減或失去收入的企業提供資金,使企業能夠繼續發放工資,雇用本可能會被解雇的員工。這項計劃里的資金,可以用于支付長達8周的工資,時間段為2月15日至6月30日之間的任何8周。支付薪資后所剩余的貸款,可支付其它允許的費用,包括租金和水電費。每一個有資格獲取貸款的企業,可獲貸款的數目是企業2019年平均月工資的2.5倍??铐棻仨氂糜谒幎ǖ墓べY和租金等項目,若符合規定,這部分貸款可獲豁免而無需償還。工資保障計劃的具體設計、管理和操作,由小企業管理局(SBA: Sma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在財政部的支持下,通過各個銀行進行。

用于工資保障計劃的經費,高達3490億美元。根據法案規定,這筆資金應該優先考慮中小企業。中小企業受到鼓舞和刺激,顯然對社會能起到積極作用。至少在民情和民意方面,整個社會可以從疫情籠罩之下的愁困和煩抑中得到舒緩。

合法的欺詐

民主黨和共和黨在工資保障計劃的實施上曾經發生爭論。民主黨希望通過返稅而發放現金,或者通過財政部直接對工資發放進行管理;共和黨則希望能將這一計劃交付私營的金融機構執行。民主黨誠然希望政府能夠直接管理和操作這批貸款的發放,但是這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真正實行,最后共和黨在爭執中占了上風。

很難說哪一種方法能夠更好地實施這一計劃。規定中500人以下的企業,可以指同一公司,不同地點的分支機構。這一規定寬泛而模糊,許多大型的上市公司也得以進入貸款計劃。3490億美元是一個天文數字,國會游說集團難以不對此覬覦。所以,幾乎可以肯定,這一貸款設計上的漏洞正是游說的結果。

不過縱觀美國歷史,凡由政府牽頭進行的救助法案或計劃,很少能夠得到很好地設計和執行,盡管每一項法案或計劃的初衷都是良好和積極的。2010年,民主黨推出的奧巴馬健康保險,意在保障每個人都能獲得可以支付的醫療保險,但事實上,保費幾年之內飛漲,一些剛剛跨入中產階級的民眾不得不支付高昂得離譜的醫保,不少人最后只能放棄保險。

同樣的,這項本可以成為重啟人們信心的貸款計劃,在開始施行的兩周后就招致了許多的民怨。在第一輪3490億美元的撥款中,250家上市公司一共獲取了超過9億美元的貸款,而根據財務狀況來看,這些公司都不應該獲得貸款。例如市值為4.05億美元的DMC Global,獲得了670萬美元,市值44億美元的洛杉磯湖人隊獲得了460萬美元,汽車銷售商AutoNation更獲得了7722萬美元……迫于壓力,有一些大的企業,比如湖人隊已經宣布退還所得的貸款。

3490億美元的撥款不到兩個星期即已告罄,而很多小企業仍然是兩手空空。3000萬小企業中,僅僅只有16%的小企業獲得了貸款。上市公司有許多渠道可以籌集到資金,而小企業卻既沒有能力,也沒有渠道,如果沒有政府出面救助,只能無奈而絕望地等待倒閉。

上市公司攫走大額貸款,其原因當然首先與銀行有關。媒體指責美國四家最大的銀行(BankofAmerica;ChaseBank;WellsFargoBank和USBank),稱其不公平地優先處理大客戶的貸款申請,以賺取更高的傭金。工資保障計劃的初衷是盡量地保護和支持小企業,尤其是餐飲、旅館和娛樂等服務性行業。疫情之際,由于居家令的實行,這些企業不得不關閉,沒有收入。它們是首先應該獲得資助的企業。然而大客戶帶給銀行的傭金更豐厚,銀行難免不為所動而優先服務大型企業。

公允地說,銀行和大企業固然是貪婪,但工資保障計劃的失誤,其實更在于設計的缺陷。

銀行追逐資本,大企業追求利潤,存在于二者的天性之中,說起來也是天經地義。在媒體披露貸款的去向之后,雖然已有15家上市公司表示將會退還貸款,但大部分的企業表示不會退還。因為一則他們沒有違反法規,再則這些企業聲稱他們同樣需要資金保持現有的員工。而從法律角度上來說,銀行選擇性地進行操作,也并沒有什么漏洞。大企業既是銀行的VIP客戶,又有專人負責其文件準備,銀行在第一時間處理其申請顯得無可挑剔。

不同于傳統的貸款程序,銀行首先要對貸款方進行資格審核,在這一次貸款過程中,銀行只是要求貸款方進行自我確證,確定自己在資格方面合格,在申報內容方面屬實。所以,這是更多地建立在誠信機制上的一次大型貸款計劃。長久以來,美國在許多方面依賴誠信制度。細小處如在許多場合進行的年齡核實,重大處如報稅,皆是仰賴于每個人的誠實。誠信制度曾經非常有效,但是當今之日,世風日下,美國的誠信制度實際也已經接近破產。這也是為何美國在稅表之中,增加了越來越多的信息核審部分。工資保障計劃不幸依賴于這樣一個瀕近破碎的體系,其執行過程之中所將遇到的困難和麻煩,就基本可以預料。

對于500人的上市公司來說,證實自己在財務上的困境,并非難事。即便他們有更多的渠道籌集到資金,但經濟在衰退,財務在縮緊,也是一個普遍的事實。然而一家上市公司所獲取的貸款,往往相當于成百上千的小企業可獲得的金額,事實上使數量巨大的小企業微小卻是重要的希望破滅。但是在法案沒有做出更詳細的規定之前,要求大公司退出貸款,實際上是以一種略顯抽象的倫理標準,去要求企業行事;而要求銀行對大、小企業一視同仁,亦是基于同樣的標準。兩種要求在執行過程中,皆是有所勉為其難。

銀行的抱怨也有許多。4月1日是貸款計劃實施的前一天,有些銀行的總裁在這一天還在給華盛頓的官員打電話,要求給予更多的時間理解工資保障法案。貸款計劃在4月2日10點鐘開始實施,可是銀行直到當天的幾個小時之前,才收到財政部關于此項計劃的細則。申請過程中,由于計劃的要求并不明確,銀行的各種表格一改再改,引得一片怨聲載道。更令人不解的是,財政部似乎未就3000萬中小企業所需資金進行計算,未能預料計劃與現實要求之間存在著的巨大差異。4月2日,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向人們夸口說,企業一天以后就會收到貸款,可是兩個星期之后,許多企業仍然毫無所獲。

工資保障計劃的第一次貸款行動,以一片狼藉收場,而華爾街日報則將此稱作為合法欺詐(Legallyfraud)。

共享平台怎么赚钱 在线配资平台皆选天牛宝标准 彩票查询黑龙江6+1 配资业务员月入十万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2004期 如何买股票 秒速赛车开奖官网网址 河南快三能玩吗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 山东十一体选五走势图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