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理解穩健中性貨幣政策

2018-07-04 10:21 | 來源:未知

正確理解穩健中性貨幣政策

  今年以來,中央銀行堅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前瞻性預調微調,管好貨幣供給總閘門,既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又推動了經濟高質量發展。近期社會上對于貨幣政策的取向討論較多,出現了“貨幣政策萬能論”“貨幣政策無用論”等聲音,需要正本清源,厘清觀念,正確理解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

  什么是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

  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是一種“不緊不松”的中性態勢。在我國貨幣政策操作實踐中,貨幣政策取向由緊到松可分為“從緊”“適度從緊”“穩健”“適度寬松”和“寬松”五個區間。2001年至2016年末,我國曾在2007年下半年和2008年一季度短暫實施過“適度從緊”和“從緊”的貨幣政策、在2008年四季度至2010年末實施過兩年零一個季度“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2011年起貨幣政策取向開始定為“穩健”。在“穩健”貨幣政策的區間之內,根據貨幣政策操作的力度,又可以將貨幣政策取向進一步細分為三個小區間,即“穩健偏從緊”“穩健中性”“穩健偏寬松”。穩健中性就是將貨幣政策保持在“穩健”區間內的“穩健中性”小區間。

  中,在中華傳統文化中有精深的含義,《尚書》說“允執厥中”,意指不偏不倚,符合中正之道。金融要回歸本源,支持實體經濟,貨幣政策作為金融的上層建筑,也要促進金融支持實體經濟,既不能多,也不能少,這就是中性的涵義。因此,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并不意味著貨幣信貸零增長才是穩健中性,更不意味著銀行體系流動性零增長才是穩健中性,而是指貨幣信貸以及銀行體系流動性增長要與經濟增長和物價上漲相匹配,既要支持合理的經濟增長和物價上漲,又不能比經濟增長與物價上漲之和過多或過少。

  前幾年,在貨幣政策的現實執行過程中,各方面多希望貨幣條件能寬松一些,一旦出現金融風險,又寄望中央銀行通過增發貨幣來幫助處置,這都增大了貨幣政策操作上的難度,使得部分時段的貨幣政策在實施上呈穩健略偏寬松的特征。2016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貨幣政策要保持穩健中性,適應貨幣供應方式新變化,調節好貨幣閘門”,正式將貨幣政策取向調整為“穩健中性”,從2017年開始,貨幣政策從實際上的穩健偏寬松向穩健中性回歸。從相對變化的角度看,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比穩健偏寬松的貨幣政策要相對緊一些,這是邊際上的從緊,但從和實體經濟匹配的角度看,則是穩健中性的。

  進入2018年,由于國內經濟金融領域過去積累的突出矛盾有所顯現,加上國際經濟金融形勢更加錯綜復雜,面臨一些嚴峻挑戰和不確定性,同時,強監管引起影子銀行業務收縮,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出現回落,銀行表外業務回表壓力大,在這種內外部情況下,貨幣政策與實體經濟相比,顯得略微偏緊,因此中央銀行采取了結構性貨幣政策操作,貨幣政策在邊際上有所調整,貸款增速有所回升,使得貨幣政策仍然維持了和實體經濟相匹配的狀態,既沒有放水,沒有緊縮,穩健貨幣政策保持住了中性態勢。

  當前,實施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就是要在穩健的基礎上,更加審慎、更加前瞻、更加靈活、更加中性,做到不緊不松,以營造穩定的貨幣金融環境為目標,更好地平衡穩增長、調結構、抑泡沫和防風險之間的關系,把握好結構性去杠桿的力度和節奏,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結構性貨幣政策不改貨幣政策的穩健中性取向

  今年以來,貨幣政策工具創新和準備金工具靈活使用較為頻繁。1月份實施普惠金融定向降準,4月份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置換中期借貸便利(MLF),6月初擴大中期借貸便利(MLF)擔保品范圍,6月24日宣布定向降準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此外,還通過以下政策措施進一步改進和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增加支小、支農再貸款和再貼現限額,并從放寬申請條件、擴展抵質押品范圍、加強精準聚焦、創新借用模式等方面簡化優化再貸款申請考核;放寬小微企業貸款資產支持證券基礎資產單戶授信規模要求;改進宏觀審慎評估體系,增加小微企業貸款考核權重等。

  這些貨幣政策操作特別是傳統上被認為震動性較大的準備金工具的連續使用,引發了對貨幣政策取向判斷的爭論,有觀點認為中央銀行開始放水,貨幣政策在轉向全面寬松。事實上,今年以來的貨幣政策操作并非放水,也非全面放松,貨幣政策的穩健中性取向并未改變,不宜根據表面現象就簡單地認為降準就是放水。

  首先,經濟金融形勢處于不斷的發展變化之中,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旨在為經濟金融健康運行創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也應該是一個動態優化的過程,理應根據形勢需要搭配運用不同的貨幣政策工具組合。當前世界政治經濟環境更加錯綜復雜,全球經濟延續向好態勢,但貿易保護主義、地緣政治風險等帶來的挑戰越來越嚴峻,國際經濟金融形勢更加錯綜復雜。國內經濟金融領域的結構調整出現積極變化,但仍存在一些深層次問題和突出矛盾。在國內外不確定性有所上升的情況下,貨幣政策進行小幅預調微調的前瞻性操作,有助于應對可能出現的挑戰和不確定性。

  其次,貨幣政策靈活性適度增強,可以更好發揮“雙支柱”金融調控的作用,加強與金融監管之間的協調配合,形成合力穩妥有序處置金融領域的各類風險,避免違約事件由屢發惡化為頻發,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在加強金融監管,強化金融機構資本約束的背景下,存在一些發展前景較好的企業因流動性問題而出現違約的可能,若這類企業較大范圍違約,引起市場恐慌,導致企業信用風險集中爆發,不僅會加劇金融市場流動性緊張,還可能會出現緊縮性政策效果疊加帶來的系統性風險。

  再次,貨幣政策定向精準調控,降低社會融資成本,減輕實體經濟企業負擔。受經濟穩中向好、信貸需求旺盛等因素影響,企業融資成本有所上升。實施定向降準可以增加銀行體系資金的穩定性,優化流動性結構,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等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提升對實體經濟的服務,又可以避免過度擴張,防止貨幣條件過于寬松導致經濟增長方式和資源配置結構的進一步扭曲和固化。

  最后,運用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支持結構性改革和輔助解決結構性問題,既是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全球貨幣政策操作發展的趨勢,也是我國結構性貨幣政策的特色。當前我們面臨的很多問題,如去杠桿、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主要是結構性問題,總量政策在解決這些問題時效果較為有限,簡單的緊縮或寬松,都無法達到預想的目標,還可能會出現較大的副作用。在總量穩健中性的同時,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可以發揮定向精準滴灌功能,優化流動性的投向和結構,有針對性地解決經濟運行中的突出問題,以較小的代價取得解決結構性問題,助推結構性改革取得更好效果。

共享平台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