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醫藥與科興生物的兇險博弈

2020-04-28 09:51 | 來源:未知

未名醫藥與科興生物的兇險博弈


導語:在成人世界中,利益大于一切。

很難想象,中國首次 實現分離TZ84甲肝病毒壯舉的人,居然是一個鄉村醫生尹衛東。之后,他在2001年創立的科興生物(NASDAQ:SVA),發展到了納斯達克上市。

1998年,尹衛東經人介紹,認識了“大人物”——未名醫藥(SZ:002581)的董事長潘愛華。兩人一見如故,北大教授潘愛華十分賞識鄉村醫生尹衛東,還借了尹衛東500萬元,幫助其完成了甲肝疫苗的臨床試驗。

據科興生物總經理尹衛東回憶,是董事長“大人物”潘愛華接納了一群來自唐山的“小人物”,于是才有了科興。在潘愛華心目中,尹衛東還是懂得感恩的,從1998年到2017年,每年他的生日都會收到尹衛東的特別禮物,有時是一個頭像,有時是一幅畫。

但在成人世界中,利益是大于知遇之恩的。

2018年,未名醫藥沒有拿到科興生物2017年的財務報表,使得凈利潤虧損2.7億元——未名醫藥解釋為,未計入參股公司北京科興的財務數據。這代表是潘尹二人的利益關系,開始分崩離析。

潘愛華希望踢開尹衛東,強化自己對科興系的控制權,似乎這樣可以“粉飾”未名醫藥營收連年下滑的窘境。雙方還因為科興的私有化糾紛,董事長潘愛華舉報總經理尹衛東,雙方員工上演“全武行”,昔日亦師亦友的二人一度對簿公堂。

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似乎讓兩家公司暫時擱置爭議,市場上傳來未名醫藥持股的科興生物在新冠疫苗的研發上取得進展,引發游資爭相買入。

細究之下,我們會發現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個泡沫。

01 或許只是一場美夢

十七世紀,英國鄉村醫生發明了通過接種牛痘的方式,來預防當時可怕的傳染病——天花。從此,疫苗就成為了人類對抗傳染病的有力武器。1980年,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天花被成功消滅,成為人類第一個戰勝的傳染病。

在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圍內蔓延之時,全世界都對疫苗翹首以盼。

資本市場對疫苗報以極高的熱情,相關概念股,近期股價都有不俗的表現。例如在香港上市的康希諾,從2月初每股70元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股價翻倍。

 

 

在疫苗這場考試中,一邊是研發疫苗的生物科技公司想提前交卷,占得先機;一邊是從不害怕故事的各路資金紛紛下注,希望借熱點之勢,從中獲利。這就導致了一個結果,一些概念屬性不強的公司,成了擊鼓傳花的工具。

受疫苗有關消息影響,未名醫藥在4月23日封住漲停。有消息認為,未名醫藥持股的科興生物正在新冠疫苗的研發上取得進展,如果未來批量生產,將對公司業績構成重大利好。

如果仔細分析,就會發現這是個幻象,未名醫藥的漲停來得并不值得。借助疫苗概念漲停的未名醫藥,的確與“科興系”存在關聯。但不仔細檢查,可能會在資本構建的股權“迷宮”中迷失方向。

據企查查數據顯示,未名醫藥與科興生物的關聯在于,作為上市公司的未名醫藥,通過其全資子公司未名生物醫藥,間接持有科興生物制品26.91%的股權。而新聞報道中,真正進行疫苗研發的科興中維卻與未名醫藥沒有股權上的聯系。

科興中維是科興控股(香港)的全資子公司,而后者則是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科興中維是科興生物的全資“孫公司”。

雖然未名醫藥與科興生物存在關聯,但未名醫藥卻連科興生物的財務報表都拿不到,公司的實際控制權是在總經理尹衛東手上。而董事長潘愛華隨時面臨,尹衛東將科興中維從科興生物中剝離出去。

所以,未名醫藥靠著科興生物研制疫苗的消息股價大漲,其實更像是一場美夢。資本市場雖然存在泡沫,但還是要回到“去偽存真”的邏輯上。

導語:在成人世界中,利益大于一切。

很難想象,中國首次 實現分離TZ84甲肝病毒壯舉的人,居然是一個鄉村醫生尹衛東。之后,他在2001年創立的科興生物(NASDAQ:SVA),發展到了納斯達克上市。

1998年,尹衛東經人介紹,認識了“大人物”——未名醫藥(SZ:002581)的董事長潘愛華。兩人一見如故,北大教授潘愛華十分賞識鄉村醫生尹衛東,還借了尹衛東500萬元,幫助其完成了甲肝疫苗的臨床試驗。

據科興生物總經理尹衛東回憶,是董事長“大人物”潘愛華接納了一群來自唐山的“小人物”,于是才有了科興。在潘愛華心目中,尹衛東還是懂得感恩的,從1998年到2017年,每年他的生日都會收到尹衛東的特別禮物,有時是一個頭像,有時是一幅畫。

但在成人世界中,利益是大于知遇之恩的。

2018年,未名醫藥沒有拿到科興生物2017年的財務報表,使得凈利潤虧損2.7億元——未名醫藥解釋為,未計入參股公司北京科興的財務數據。這代表是潘尹二人的利益關系,開始分崩離析。

潘愛華希望踢開尹衛東,強化自己對科興系的控制權,似乎這樣可以“粉飾”未名醫藥營收連年下滑的窘境。雙方還因為科興的私有化糾紛,董事長潘愛華舉報總經理尹衛東,雙方員工上演“全武行”,昔日亦師亦友的二人一度對簿公堂。

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似乎讓兩家公司暫時擱置爭議,市場上傳來未名醫藥持股的科興生物在新冠疫苗的研發上取得進展,引發游資爭相買入。

細究之下,我們會發現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個泡沫。

01 或許只是一場美夢

十七世紀,英國鄉村醫生發明了通過接種牛痘的方式,來預防當時可怕的傳染病——天花。從此,疫苗就成為了人類對抗傳染病的有力武器。1980年,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天花被成功消滅,成為人類第一個戰勝的傳染病。

在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圍內蔓延之時,全世界都對疫苗翹首以盼。

資本市場對疫苗報以極高的熱情,相關概念股,近期股價都有不俗的表現。例如在香港上市的康希諾,從2月初每股70元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股價翻倍。

在疫苗這場考試中,一邊是研發疫苗的生物科技公司想提前交卷,占得先機;一邊是從不害怕故事的各路資金紛紛下注,希望借熱點之勢,從中獲利。這就導致了一個結果,一些概念屬性不強的公司,成了擊鼓傳花的工具。

受疫苗有關消息影響,未名醫藥在4月23日封住漲停。有消息認為,未名醫藥持股的科興生物正在新冠疫苗的研發上取得進展,如果未來批量生產,將對公司業績構成重大利好。

如果仔細分析,就會發現這是個幻象,未名醫藥的漲停來得并不值得。借助疫苗概念漲停的未名醫藥,的確與“科興系”存在關聯。但不仔細檢查,可能會在資本構建的股權“迷宮”中迷失方向。

據企查查數據顯示,未名醫藥與科興生物的關聯在于,作為上市公司的未名醫藥,通過其全資子公司未名生物醫藥,間接持有科興生物制品26.91%的股權。而新聞報道中,真正進行疫苗研發的科興中維卻與未名醫藥沒有股權上的聯系。

科興中維是科興控股(香港)的全資子公司,而后者則是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科興中維是科興生物的全資“孫公司”。

雖然未名醫藥與科興生物存在關聯,但未名醫藥卻連科興生物的財務報表都拿不到,公司的實際控制權是在總經理尹衛東手上。而董事長潘愛華隨時面臨,尹衛東將科興中維從科興生物中剝離出去。

所以,未名醫藥靠著科興生物研制疫苗的消息股價大漲,其實更像是一場美夢。資本市場雖然存在泡沫,但還是要回到“去偽存真”的邏輯上。

共享平台怎么赚钱 吉林省十一选五今天走势图 福彩排列7开奖查询 山西休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一期一码 河北排列五开奖结果19274期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推荐号码 幸运28北京在线预测 上海天天彩选四 淘宝广西快三走势图表
吉林省十一选五今天走势图 福彩排列7开奖查询 山西休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一期一码 河北排列五开奖结果19274期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推荐号码 幸运28北京在线预测 上海天天彩选四 淘宝广西快三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