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財務思維”,會計你再努力也沒用

2019-12-10 14:29 | 來源:未知

沒有“財務思維”,會計你再努力也沒用

也許你永遠不會從事會計工作,但你一定身處商業社會。商業社會的通用語言是會計信息,要看懂會計信息,你必須了解會計人的財務思維。

財務思維不是你的一個選項,而是商業社會給你提出的一個新要求。

一、平衡思維

企業的目標是賺利潤,利潤是收入扣除費用后的差額。企業要生存,要發展,同時資金鏈不能斷。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三者很難同時做到最好,必須有所側重。財務人需要不斷在三者之間尋求最符合企業目標的平衡。

沒有“財務思維”,會計你再努力也沒用

 

有些上市公司以利潤為追求目標,為了滿足股東對利潤增長的期望,在年底會以賒銷方式,大量壓貨給代理商,這樣就可以賬上增加收入和利潤,但是沒有現金流。沒利潤,企業不會馬上關門,但沒現金流,資金鏈斷了,企業馬上就會面臨破產清算的局面。

有些公司以犧牲利潤為目標,追求更多的收入和現金流。比如小米和京東,微利經營來擴大收入和現金流,當形成壟斷市場后,在提高價格,獲取利潤。這類公司只要資金鏈不斷,企業就不會倒。

還有公司玩的是現金流,它們搭建平臺,免費給商家和用戶使用,商家和用戶多了,會產生天量的結算現金流,作為中介平臺,托管天量的資金,利用結算的時間差,免費使用托管的資金。

資產=負債+所有者權益,也體現了會計的平衡思維。等號右邊代表資金的來源,借來的資金是公司的負債,歸屬于股東的資金包括股東投的錢和企業利潤,有多少資金的來源就有多少資產的使用,就這么簡單,這一恒等關系,是天才的創造。

在會計看來,有相對低的負債和足夠多的利潤,才是健康的狀況。

史蒂芬·柯維說:每個人都在別人的心里開設了一個情感賬戶,你的誠信、熱情、正直和愛是存入感情賬戶的資產,你的自私、失信、貪婪等是情感賬戶的負債。在他人心目中,衡量你的個人價值可以用所有者權益的概念,即資產減去負債。如果所有者權益是負數,說明你在別人心目中已經破產。一個在情感上破產的人是不值得投資的。

為了保持平衡,不致出現負所有者權益,就需要努力工作、克勤克儉,多積累資產。每個人在天國那兒都有本賬,最終都要平衡。人生的樂趣從創造中來,增加資產的樂趣遠大于負債。

二、結果思維

會計算利潤的公式為:收入-成本-費用-利息-稅負=利潤;據說販毒組織也利用上面的公式管理利潤,販毒組織的收入除了毒品交易,還有保護費和會費。成本包括毒品的進貨成本,費用包括員工的薪金,雇請職業打手的費用,還有購買武器及支付死傷成員的費用等。因為販毒業的毛利潤奇高,以及逃稅并且很少有壞賬損失,所以通常能取得高額的投資回報。

讀書要從頭看到尾,管理利潤表正好相反,從要的結果,也就是從利潤開始規劃,然后集中一切力量去實現它。一個企業的盈利狀況如果低于期望時,有三個辦法可以提高利潤。

第一種辦法是企業可以提高銷售額,通過增加銷量提高利潤。這種方法需要時間,因為你必須尋找新的市場或者從競爭者手里搶奪市場。

第二種方法是減少產品成本,同樣這也需要時間。你需要研究生產流程,找到效益低的環節,改善流程和工藝,與原料供應商進行曠日持久的談判。

第三種辦法,相對來說最簡單,也最容易控制,就是減少日常管理費用,而最容易見效的辦法就是裁員。這就是為什么大公司遇到困難時,許多CEO最先想到的也最擅長的就是大刀闊斧地裁員。這種改善利潤表的辦法速度最快,但后遺癥也不小,搞不好會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比如最近網易裁員的信息,就被炒的沸沸揚揚。長遠看消減費用和降低工資,會動搖員工對企業忠誠的根基。

三、模糊思維

阿基米德說給我一個杠桿,我可以撬動地球。

會計說給我一個假設,我也能撬動地球。會計加工出來的數據建立在眾多假設上,很多數據并不是那么精確,但近似的正確好過精確的錯誤。

18世紀60年代,美國的技術有了飛躍式的突破,當時出現了兩家鐵路公司,太平洋鐵路公司和中央太平洋鐵路公司,準備建造第一條橫跨美國大陸的鐵路。

這條鐵路累計投資額高達46億美元,消耗了當年40%的美國經濟產出。兩家鐵路公司肯定支撐不了這么龐大的費用,于是找歐洲投資人來投資。

歐洲的投資人最關心鐵路公司有沒有給他們賺錢。他們就要求鐵路公司定期披露“利潤”信息。而在這之前,美國企業是從來不對外提供財務信息的。之后,其他公司的投資人開始紛紛效仿這個行為。

鐵路企業的固定資產特別多,比如火車、鐵軌,這些都屬于固定資產。日復一日的貨物運輸,會導致火車和鐵軌出現嚴重磨損,逐漸失去運輸能力。

固定資產損耗的部分未來顯然是不能繼續產生收益的,所以這部分就不再是鐵路公司的資產了,而是應該當成費用,從當期利潤中扣除。

雖然工程師能算出火車和鐵軌總共能使用多少年,但問題是,我們怎么知道運輸過程中的損耗是什么時候發生的?這個損耗對應的費用應該是今天扣除呢?還是下個月扣除呢?這時候,會計師們就使用了模糊思維,“近似的正確好過精確的錯誤”。

他們是這樣做的:假設每天的損耗是一樣的,預估火車的使用年限,然后用火車的價格除以預計使用天數,就是每天的折舊費用。

雖然實際上,火車由于每天搭載的貨物不同,行駛的路段路況不同,損耗肯定是不一樣的。但是用一個合理方法,能近似正確地估計損耗,比完全不考慮這個問題顯然還是更貼近鐵路公司真實的經營情況。

財務是企業的財務,是商業的財務,是每個人的財務。財務思維是實踐的智慧。在企業管理中,很多時候決策要面臨復雜的矛盾關系,比如是選擇集權管理還是分權管理,是收購兼并還是自然成長,是股權融資還是發債借款,是在景氣的時候大量雇人,在蕭條的時候大量裁人,還是走折中路線。這些都需要運用平衡思維,探尋平衡點,雖然不那么精確,以結果為導向,讓近似的正確好過精確的錯誤。

共享平台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