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出差 項目都被同行撬光了

2020-05-01 10:02 | 來源:未知

再不出差 項目都被同行撬光了
 
4月29日下午,北京宣布應急響應級別調整為二級,對國內低風險地區進京出差返京人員,不再要求居家隔離觀察14天。消息一出,知名財經博主@王大力如山在微博上稱:北京的同行終于能出差了,再不出差,項目都快被其他地方的同行撬光了。
 
這一條博文引發不少金融從業人士的共鳴。在某券商固定收益部門負責債券承銷的胡同(化名)稱,以往一周出五趟差的他已經在家宅了近3個月了。由于不能出差,他所在的中小券商由于base(基地)主要在北京,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項目被全國分支機構更多的大型券商搶走,資源向頭部券商集中的趨勢在疫情的沖擊下又進一步得到了強化。
實地路演變“在線網課”
新冠肺炎疫情前,胡同的重要工作之一便是出差去各地路演,工作內容包括單獨拜訪客戶或者邀請投資人去發行人處做實地調研等。
路演現場。采訪對象供圖
“最夸張的時候,5天時間里分別去了5個不同的城市路演。”據胡同回憶,某次去上海陸家嘴拜訪客戶時,同事中途被電視臺攔下采訪了幾分鐘,差點導致飛機沒趕上,而等到他們到達深圳時,節目都已經開始播出了。
在某大型券商債券承攬部門的范瑾(化名)和胡同一樣,在疫情發生前曾是“空中飛人”。“我有段時間幾乎沒有在家里吃過飯,四分之三是在飛機上吃的,可以說對各大航司的飛機餐了如指掌,剩下四分之一就是和客戶吃飯。”
疫情暴發后,從湖北返京的胡同雖然在家隔離了14天,但仍被公司要求繼續在家遠程辦公。工作節奏一下子慢下來的胡同有點不太適應,“在家擼了3個月貓,如果退休生活就是這樣也未免太無聊了。”
2月1日,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曾聯合發布關于做好春節假期后金融服務工作的通知。通知稱,各類金融機構及金融基礎設施相關機構,自2月3日起正常上班。各單位可結合當地地方政府防控疫情要求,實行彈性工作制,靈活調整作息時間。
出于安全考慮,胡同所在部門的每周部門例會、團隊會議也都改為線上。對外則倡導不接觸業務模式,債券項目的銷售詢價工作、路演、調研均改為線上,使用釘釘和騰訊會議居多。
“路演改成在線后,就和老師上網課一樣,Q&A環節就沒有以前那么深入了;而且線上路演更大眾化一點,沒有一對一拜訪機構那么有針對性。”胡同說,在線相比實地路演的效果要差很多,因為有些問題靠文字不好解決,而面談會加深和客戶的相互信任,溝通也會更有效更順暢。
逆周期調節下業績漲了
不過,相比去年的債市行情,今年的市場行情好太多了,有從業者甚至稱其為“一輪讓人措手不及的牛市”。
海清FICC研究院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近日就撰文稱,從政策邏輯看,2018-2019年穩增長實際是一輪去杠桿下的、自然出清的穩增長,2020年是真正意義上的逆周期調節穩增長,政策見效的速度應該會遠遠快于2018-2019年。
“去年主基調還是‘三去一降一補’,去代表著去杠桿的宏觀調控。今年因為發生了嚴重的疫情,整個社會都對經濟大幅衰退保持一致預期,所以財政加大擴張態勢,央行也配合保持流動性整體充裕,降了兩次準加上若干次LPR。”胡同說,受益于整個大環境水漲船高,其所在債券承銷部門的業績上漲了30%。
不過固定收益部門的業績上漲并不能完全抵消疫情給中小券商業務帶來的沖擊。近日,國元證券就在一季報中表示,由于受疫情和股市行情回落等影響,公司投行承銷、自營權益投資和客戶資產管理業務實現收入同比有所減少,再加上股票質押業務計提信用減值損失同比增加,公司實現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同比分別下降7.59%和32.93%。
中國證券業協會最新數據顯示,根據證券公司未經審計財務報表數據統計,133家證券公司2020年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983.30億元,實現凈利潤388.72億元,118家證券公司實現盈利,133家券商凈利潤平均下滑11.69%。
盡管一季度實現了“開門紅”,胡同仍擔憂全年的獎金收入會受影響。“現在受政策影響比較大,可能還體現不出來。獎金是按照全年的情況來看,不會單按一季度來發。”
資源進一步向頭部券商集中
疫情給各行各業的工作方式都帶來了沖擊。有網友說,“過去30%的會議都是在為內部的低效溝通浪費時間,過去40%的出差都是在為徒勞的業務推進浪費成本,過去50%的辦公空間都是在為冗余的人員浪費租金,過去60%的飯局都是在為無效的社交浪費生命。”
不過對于胡同和他的同行們來說,會議、出差、飯局這些并非只是形式主義,而是直接關系著業務能否落地。
由于按照此前防疫政策,京津冀之外的出差回京要居家隔離14天,且加上申請流程變得比以前繁瑣很多,胡同和他的同事們在這段時間里鮮有出差。“承銷可能還好,但承攬端一些地方性券商的項目就有很多被挖墻腳了。”
范瑾也有同感。“很多時候不當面一塊吃飯或者喝茶聊聊,很多業務就是沒法落地,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李佳琦。”
在疫情的沖擊下,資源進一步向頭部券商集中。據胡同介紹,為了加快債券發行速度,交易所推出公募注冊制,發改委也相應推出企業債注冊制度簡化審批流程,但這些政策受益最大的還是頭部券商。
“頭部券商基本上把好項目都占了。比較有代表性的就是交易所和銀行間協會特批的新品種疫情防控債,基本上都集中在頭部券商手里。”胡同說,以往沒有疫情的時候他們可以通過出差來彌補各地分支機構不多的短板,但疫情來了以后沒法出差,一些項目就只能“拱手讓人”了。
因此,對于北京下調應急響應級別,胡同還是感到很開心。胡同期待著去出差,去和客戶面對面交流,爭取把失去的時間通過高強度的工作補回來。他期待一切回到正常,正如我們所有人一樣。
共享平台怎么赚钱 一天赚5万灰色项目真实的 15选5中4个多少钱 下载离线单机四人麻将 天天捕鱼官方领兑换码 山西大唐麻将下载安装苹果 江西11选5中奖助手 一天赚5万灰色项目真实的 吉林心悦麻将下载安卓 股票只跌不涨会怎么 填大坑怎么玩能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