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終特稿之美軍擊斃一代梟雄

2020-01-02 15:59 | 來源:未知

年終特稿之美軍擊斃一代梟雄

寫在猜想之前:

中東長期以來因豐富的石油資源和重要的地理位置而被視為大國爭奪的焦點地區,甚至有地球“火藥桶”之稱。盡管隨著交通運輸和信息技術的不斷發達,加上頁巖油氣等非傳統能源的開發,近年來中東在全球地緣政治中的戰略重要性似乎略有下降,但諸多遲遲無法解決的老難題加上不斷出現的新情況,使得這一地區目前仍是,并且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也將繼續是世界地緣政治的中心地帶。在漫長的“阿拉伯之春”及其余波之中,中東地區在近十年的時間里不僅沒有變得穩定,而且愈發變得多變而不可預測。盡管如此,筆者也希望在為讀者梳理這一年來中東地區發生的重大事件的同時,對未來可能會發生什么做大膽的猜想。從2018年年末開始筆者個人開始在頭條平臺上創作,這一系列是對過去一年寫作的總結,未來也將會成為每年最后一天的固定節目。所有猜想均僅代表個人意見,感謝粉絲和讀者的支持,也熱烈歡迎在評論中交流。

年終特稿之美軍擊斃一代梟雄 但這個恐怖組織已經發展到了非洲

 

經歷將近五年的浴血奮戰之后,2019年3月23日,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境內的最后一個據點——巴古斯村被攻克,標志著所謂的“哈里發國”土崩瓦解。七個月后,美軍在總統特朗普的注視下對阿布·巴克爾·巴格達迪展開突襲行動。這位先是在敘利亞占領拉卡,然后對伊拉克進行閃電戰,在提克里特的摩蘇爾建都并實施慘無人道的奴隸制、對雅茲迪人實施大屠殺、摧毀擁有數千年歷史的宗教場所和珍貴文物的“伊斯蘭國”大頭領最終在猛烈的炮火中身亡。盡管這樣的勝利極具象征意義,但一如“后拉登時代”的基地組織一樣,充滿韌勁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不僅沒有在巴格達迪離開人世后隨之煙消云散,反而極有可能在2020年仍然是中東乃至更廣闊的地區安全和穩定的巨大威脅。

年終特稿之美軍擊斃一代梟雄 但這個恐怖組織已經發展到了非洲

 

擊斃巴格達迪的是美軍,將ISIS武裝分子放走的也是美軍。2019年10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出人意料的做出一項極具爭議性的決定,美軍由此倉促撤離敘利亞,為土耳其越過土敘邊境鋪平了道路,而這一決定為ISIS的復蘇打開了大門。中央情報局一名前雇員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不應該假設ISIS被擊敗或認定其將來不會復蘇,與之相反的是,巴格達迪之死是ISIS付出的代價,極端組織將會對此迅速做出反應。作為一個曾經占領與英國相當的土地面積、截至2019年初仍擁有高達4億美元資產的恐怖組織,領導人之死是一種巨大的刺激,而美國軍隊至今對敘利亞境內油田的占領,使得敘利亞政府沒有足夠的收入用于消滅ISIS殘余戰斗人員的開銷,更可怕的是,隨著美軍的撤離,很多原本關押在監獄中的恐怖分子輕松地重獲自由。

年終特稿之美軍擊斃一代梟雄 但這個恐怖組織已經發展到了非洲

 

在伊拉克境內,事態的發展更加難以控制。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在2017年失去自己在伊拉克境內最后一個據點的兩年后,極端組織正在進行重組。根據伊拉克北部庫爾德反恐官員的介紹,大量恐怖分子長期盤踞在伊拉克和敘利亞邊境地區伊拉克一側的一條山脈之中,總數在幾千至一萬之間。這位官員表示,這些武裝分子遠比先前的基地組織“更有技巧也更加危險”,他們擁有更好的技術、更好的戰術和更多的可用資金,能夠購買食品、車輛和武器設備。在過去的12個月中,這個組織已經在“哈里發國”的廢墟中重建完畢,它不再希望控制任何領土,以此避免自己成為打擊的目標,而在包括首都巴格達在內的主要城市里近期發生的動蕩和政府軍與北部庫爾德民兵控制區之間真空地帶的存在也加速了極端組織的發展。在底格里斯河附近的地區,“我們每天都可以看到ISIS分子的活動”。

年終特稿之美軍擊斃一代梟雄 但這個恐怖組織已經發展到了非洲

 

極端組織的活動范圍遠遠不止敘利亞和伊拉克兩個國家。時至歲末,數百名全副武裝的極端分子在12月12日伏擊了尼日爾西部靠近馬里邊境的一個前哨基地,雙方發生激烈交火。尼日爾軍方發言人稱襲擊造成71名士兵喪生,而ISIS在社交媒體上稱,該組織的分支機構——尼日利亞圣戰組織“伊斯蘭國西非省”成功占領軍事基地幾小時,繳獲了武器彈藥和幾輛坦克,并打死超過100名政府軍士兵。襲擊發生后,身在埃及的尼日爾總統穆罕默杜·優素福不得不中斷訪問回國,而這已經是極端分子今年在西非發動的第七起大規模襲擊事件。11月,兩架直升機在馬里北部地區執行打擊恐怖分子任務時相撞,造成13名法國士兵遇難,這也是法國軍方近40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死傷事故,而在極端分子在同一個月里對馬里東北部一個軍營的襲擊中,至少有53名士兵喪生。

年終特稿之美軍擊斃一代梟雄 但這個恐怖組織已經發展到了非洲

 

血腥的事件同樣發生在歐美發達國家:11月29日,英國倫敦發生恐怖襲擊事件,28歲的烏斯曼汗在倫敦橋持刀襲擊造成兩死三傷,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隨后透過其網站宣稱,此次襲擊是該組織成員“回應”組織的號召,針對參與打擊伊斯蘭國聯盟的國家及國民發動襲擊,而烏斯曼汗曾在2012年因恐怖主義罪名被判監,2018年12月獲假釋;12月19日,俄羅斯莫斯科市中心的聯邦安全局大樓附近發生槍擊案,造成至少1名安全局工作人員死亡,另有5人受傷,槍手在開槍之前高呼“伊斯蘭國”的特有口號,而警方在將其擊斃后在他的背包里還發現了手榴彈和簡易爆炸裝置;美國本土尚未有恐襲事件發生,但一名40歲的男子曾在11月下旬于紐約布魯克林被捕,原因是涉嫌協助“殺害美國人的恐怖主義組織”和“鼓勵在美國境內發動襲擊”。

年終特稿之美軍擊斃一代梟雄 但這個恐怖組織已經發展到了非洲

 

最令人擔憂的是,抓獲大批ISIS外國成員的土耳其政府年內表示,即便各國將ISIS極端分子國籍注銷,土耳其仍堅持將陸續將之遣返回國。按照估計,來自歐洲的ISIS外國成員超過5000人,其中土耳其關押了超過1200名,這些人當中的大多數并未對加入極端組織抱有悔意,很可能仍深受極端思想影響,加上離開多年需要重新投入社會,有可能會對國家構成嚴重的安全威脅。此外,英法德等國對恐怖主義罪行的刑罰不過監禁數年,出獄后如何使這些人脫離極端思想,并有效監察防止他們再次策動恐怖襲擊等都是各國需要認真審視的環節。

年終特稿之美軍擊斃一代梟雄 但這個恐怖組織已經發展到了非洲

 

曾經在ISIS的魔爪下生活過兩年多的敘利亞男人穆罕默德在接受采訪時說,“我認為2020年會有更多的ISIS攻擊,我們認為我們并不安全”。

共享平台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