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所謂的創業黃金時代 已經過去

2020-01-02 16:04 | 來源:未知

和所謂的創業黃金時代 已經過去

2019 年馬上就要過去,梅花創投創始合伙人吳世春,從另外一個角度回看 2019 年這個資本寒冬,在他眼中,看到的更多是寒冬中的機遇!2020 年即將到來,我們要共同迎接新挑戰、新機遇!
中國經濟的8-2效應
中國經濟有一個特殊的年份效應,我把它叫作「8-2 效應」,結尾逢 8 的年份經濟進入下行期,逢 9 的年份到谷底,逢 0 的年份經濟慢慢走出困境,逢 2 的年份徹底走出來。這就是 8-2 效應。從這一輪周期里看看,2018 年我們進入下行周期,但是到 2022 年很快就會到走出來的年份。
每十年是中國經濟周期的一個循環,也是每個人厚積薄發的機遇期。每一次的寒冬,都是一個周期的起點,也是每個人機遇的最好起點。
在上一個周期,我剛好也是 2008 年進入了人生的十字路口,那個時候我剛剛賣掉酷迅,從互聯網轉向移動互聯網創業。2008 年金融危機,很多企業后來都被賣掉了,我從市場變化里看到新的機會,開始做一些個人的天使投資。這十年的周期下來,我也從一個創業者變成了天使投資人,在 2014 年成立了梅花創投。梅花創投現在管理了五支天使基金、一支成長基金,大概 35 億元的規模,已經給 300 多名創業者開了第一張支票,目前為止有 4 個項目上市,明年大概還有 10 家公司上市,
這五年的投資經歷告訴我,公司不管是在寒冬期成立還是在泡沫期成立,都不是決定創業是否能成功的關鍵因素。大掌門是 2009 年出來的公司,那個時候是最寒冷的時候,但是我們最后能夠以 1500 倍的回報退出,這就是一個非常大的奇跡。
梅花當年成立的愿景,就是希望能夠幫助聰明的年輕人成為偉大的企業家。年輕人的路還很長,會經歷很多周期,關鍵是你怎么看待周期。很多人在寒冬中看到的只是寒冷,但是聰明的人能夠從寒冬中看到,既然冬天已經來了,那春天就不遠了。
寒冬中崛起的三個例子
我舉三個例子。第一個是大掌門,當時 4 個年輕人在中關村的一個餐館里面找到我,希望能夠支持他們做一個社交游戲的項目。其實我不懂游戲,但是我從他們當時的創業狀態看到他們的熱情和他們對于游戲的野心,就投了 40 萬人民幣,中間也經歷過三次切換,最后創造了一個投資神話。

階層已經固化 和所謂的創業黃金時代 已經過去

 

如果你特別看好一個創業者的話,一定要持續地投資他,直到他跑出來為止。
第二個是趣店,創業者是來自江西的小鎮青年,從 2008 年就開始創業,中間至少創了有三四次,我投了三次,后來趣店成為國內金融科技領域的重要企業。很多人都說原來是 2C 現在是 2B,實際上我們是 2P(people),投創業者。
第三個是小牛電動。這是一家硬件公司,用三年多的時間,從只有一張圖紙走到納斯達克上市,在中國也可以說是創造了一個奇跡。小牛電動車有 20% 多是出口到歐洲和美國去的。其實創業中間,出現過很多困難,包括倉庫失火、CEO 被抓、發出去的第一批貨龍骨裂開需要召回等等。

 

階層已經固化 和所謂的創業黃金時代 已經過去

 


這家公司前面遇到所有的坎,我覺得在接下來都會成為公司的財富,現在小牛每年出的產品不僅在中國,在歐洲、美國也是最高端的兩輪電動車。
這幾個公司有的是在寒冬中成立的,有的是在泡沫期成立的,這都不會阻礙他們最終走向成功。在周期里,你要思考去做時間周期的朋友。每一個周期都給了有夢想、有野心的年輕人改變和逆襲的機會,一個公平的社會財富應該被勤奮的年輕人創造和再分配。在中國,階層已經固化和所謂的創業黃金時代已經過去,都是偽命題。
今年我們還投了 60 多家公司,而且我們今年投的項目質量比過去四年的項目質量都要好。我們沒有感覺到寒冬的寒意,所以不要過高估計宏觀的影響,否則會影響你在微觀層面的努力。
相信長期價值
我覺得,接下來的幾年,以產業升級為代表的新經濟,將會給中國年輕人更多的創業機會。從 1999 年到 2000 年,互聯網把中國幾乎所有行業重做了一遍;2009 年到 2018 年移動互聯網又把中國幾乎所有行業重做了一遍;而接下來的十年,5G、人工智能、智能制造又會重塑所有的行業。

階層已經固化 和所謂的創業黃金時代 已經過去

 

所以我認為,未來十年還是中國創業的黃金時代,全世界最大的應用性創新的地方就在中國。因為中國有最多的消費人群,也將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消費社會。
像現在的微信互聯網,又構建了一個最大的鏈接和流量的來源,也是降低創業門檻的基礎設施,像小程序、公眾號、朋友圈都使得現在的創業比原來要容易很多。
中國的資本鏈條也是全世界最完善的,全世界天使投資機構最多的地方其實是在中國而不是在美國硅谷。中國的創新模式也正在復制到全世界,而且中國很多創新模式會比美國的更容易復制到第三世界國家,復制到東南亞、中東、非洲去。我們就已經投了印度的趣店、抖音,這都是從中國的模式走出來,復制到海外去的。
對于這樣一個周期,每一個創業者都應該做時間的朋友,要有終局性的思維去看待你要做的事情。今天見了一個創業者,他對當下很焦慮,我說,你只看一年當然很焦慮,但是你未來五年、十年想清楚了以后,對未來越有信心,對當下就越有耐心,如果每一個熱點來了你都抓熱點,你就錯失了把事情做透的機會,而且也更加容易焦慮。
所以要追求長期利益,就拒絕短期誘惑,如果你用一年的時間去考慮你的收益,你主要依靠你的能力和天賦,如果你用十年的周期去思考你的收益,要依靠的就是對行業的思考。所以創業者只要不站錯隊、不錯過隊、不掉隊,就一定會在行業的一個細分領域里跑出來,過去我們中國誕生了很多 2C 領域的百億美金的公司,但是在美國,百億美金公司里面有 60% 都是 2B 的公司。在中國,這件事一樣會發生,也就意味著,雖然中國目前為止沒有一家 SaaS 公司是過百億美金的,但未來將會有大量的機會出現。

階層已經固化 和所謂的創業黃金時代 已經過去

 

要相信信用飛輪的效應,你不斷的做正確的選擇,好牌就會持續。像大掌門給我們介紹了赤子城,赤子城馬上要上市了,其實這是一個互相成就的關系。
要想飛輪效應能夠良性循環,你只有不斷累計你在信用飛輪里人脈關系的積累,在資源之間去建立鏈接,這種積累就會使得你成為超級鏈接,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超級鏈接。要相信長期的價值,追求長期的利益,發揮自己人生的飛輪效應。
思考利用機會 超級企業未來可期
過去的 20 年,每一個寒冬期都是誕生超級企業的時間。像 1998 年到 2001 年的時間誕生了 BAT,2008 年到 2011 年誕生了 TMD。我覺得 2019 到 2021 這三年,也會誕生未來十年更偉大的公司。也許這些公司現在還只有兩個人,可能還在地下室,也許他們還在為融到第一筆天使投資發愁。但是當時滴滴也是從 72 萬人民幣起來的,今日頭條最開始融資也非常少。很多公司的起點和誕生的時間點都不是最好的,但是這并不是決定一個企業成功的最關鍵因素。關鍵還是創業者能夠思考,能夠利用每一個周期帶來的機會。

階層已經固化 和所謂的創業黃金時代 已經過去

 

丘吉爾說,「永遠不要浪費一場好危機」。我覺得每一場危機都可以看作是自己甩開競爭對手的機會,所以每一次寒冬也是創業者機遇的起點,其實也是投資人發現好公司的一個機會點。希望大家都能夠利用好這個寒冬,相信時間的價值。

共享平台怎么赚钱 在线配资风险 福建快三下载安卓版 手机时时彩票下载 2018股票分析范文ppt 排列三和值跨度速查表 快乐扑克3走势图表 河北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河北11选五前三组选最大遗漏 雷诺好彩1预测分析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盛兴